爱巾护巾团长

向上捕月 向下得空

灿烂千阳

【那对人】

这个晚上,那篇影评还在那里等着被风吹走,手账上迟迟写了三版,故事里的花儿刚落了不久。
这一年,小王三十六岁,他哥快四十二,大山也要十七了。
有时候浸在一个地方久了,就忘了自己为什么来。
可回想,也不过是因为一双人。
那人鼻子高高的,总也不会在正式公众面前咧嘴大笑;那人眼睛亮亮的,总会在镜头前露出大白牙哈哈大笑。
他遇到他的时候会露出后槽牙,他遇到他的时候总喜欢用着小臂时不时挡一下自己的口鼻,好像两人一望,这辈子都要看到头了。
即使不出现在同一画面里,也要以某种特定的形式来证明着两人的相爱;当出现在同一画面里时,要用一个礼礼貌貌的拥抱,比其他人来得用力些就足够了。
时间久了,就觉得是在折中,以前总能把温暖和炙热打上标签分给两人的词,好像在洗涤中模糊了界限。
我的温暖来自你,我的孤独除了你。
从我的一个三,又到了一个三,下一个呢
这是我对你的爱啊

小王小王生日快乐
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
长长的路我们慢慢地走
喜乐康健,平安顺遂
即使818也记得520甜甜的招手

希望这个图能不断加长
希望我们明年天天相见 @法式小笼包

猜猜我有多爱你

法式小笼包:

| 雨一直下,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

180717小罐茶 茶话会高清 9P❤

大家快来看看吧,你们的小笼包真的最近操碎了心
小笼包老师说
别的崽要有的我们也要有
真的很想拥有
加入群吧!

法式小笼包:


—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的,遇见了,走进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

— 但波涛和海鸥会有重遇的时候,你我也有再重逢的一天。


💓Blind for love主题💓

✨双人slogan双面手幅✨福利发放
作为关注我的300多位朋友的小礼物🎁

评论留下大家对手幅的意向,数量足够的话会开链接,只付邮费即可获得手幅,没错就是‼️付邮送‼️会在818前当做凯凯的生日礼物送给大家。

还是那句话,love&peace,我不希望在除lof以外的任何平台看到这个公告,还请大家多多理解🙏🏻

最后,确定想要的朋友加企鹅群:❗️790524605❗️具体消息会在群里第一时间公布。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谢谢🙆🏻‍♀️

-法式小笼包

洁癖三期患者

战争的年岁里

人们在夜里爱人
在白昼沉睡

相爱随时会被打散
只有沉睡才能得永生

有的人永世沉睡
有的人选择在烽火里相拥

明天见啊♥

【蔺靖】不绾发

@胭脂雪冷 结发后续来啦。有小可爱点的梗。
绾发说的是青年人束发,不绾发不就是我们的少阁主吗?
…………………………………………………………………………………………………
    蔺晨刚过二十,行了及冠之礼,打了声招呼,给老阁主留了张纸条,踏上赶往金陵的道路。蔺晨在这些年来里,陆陆续续见了萧景琰几面,萧景琰知道,也不知道。小少年在为日不多的夏游时日里,总要上金陵望上那人一眼才好,远也好,近也好。他看着萧景琰从灰袍又到红袍,小少年自己也长大了,依旧是及冠了也要长发及肩,白色的那身做了从小到大不同的样式,偶尔还要因着穿着闹得笑话,换成了一身蓝,也不知道这样萧景琰到底是认不认得出。
    终归他是应了我的,不会说话不算话,我长发及肩,该和我结发了。
    快马加鞭,亦或是心切带来些许加成,蔺晨稍加时日便到了金陵。心中其实也是有怯意的,怕年纪尚小,自己那番话只当做戏言。萧景琰自然不知这些。这日巧遇,亦是偶然。
    梅长苏早几日便请萧景琰至他府上,一是为商讨接下来应对策略,二是为给蔺晨接接风。蔺晨不知道,方至梅府,这才看见那人一身红袍,正坐梅长苏对面。蔺晨步伐变缓,离他还有三四步时,停下了,不知应不应该对上那双眼睛。梅长苏倒是手拿茶杯,问:“蔺少阁主这是怎么了?不会说话了。”蔺晨瞪他,又因着萧景琰在侧,不好太明显。萧景琰见他这副样子,自是了然。原也是不会调笑人的性子,也忍不住那蔺晨这副少见的样子图个乐。“小殊,这位是?”梅长苏倒是配合默契,“来来来,景琰定是忘记了,这是蔺晨,琅琊阁少阁主,”还着重强调了一下“前几日才及冠呢。”蔺晨也不是那禁不起打趣的人,可听到萧景琰这么说,心里还是稍稍有些不快。梅长苏向来是懂察言观色的人,便朝着二人说了一声:“我去看看下面准备好中午的吃食没。”便留得二人独处的空间。
梅长苏一走,蔺晨就径直走到萧景琰对面,坐下。过了一两分钟,萧景琰刚欲开口,打破有些尴尬的局面,边听到对面蔺晨开口了“景琰……景琰还是记得我的吧。”少年声音里的委屈轻易就能听出。他开始还是准备同以往那般叫景琰哥哥的,但改称呼的原因,也是只是想让萧景琰知道,他长大了,不是什么都需要萧景琰帮忙的团子了。“哎呦,这是长大了,连兄长都不叫了。”萧景琰端着茶看他,蔺晨抬头看他,“不是兄长”认真的样子让萧景琰动作一滞,“哦?那你说,我比你年长,不是你兄长是什么?”“自然是,答应过要与我‘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人。”蔺晨没有稍许迟疑边说出这话。少顷,蔺晨见他仍没有回应,也不愿让他再尴尬,便半开着玩笑说:“说是给我接风洗尘,都不知做了写什么,我去看看。”蔺晨不急,他可以等。
    草草用过午膳,萧景琰便回靖王府了,其实蔺晨不知道,萧景琰推了多少事来应梅长苏的邀,也就自然不明白萧景琰的心思。萧景琰那天也没有直面回答他什么,可蔺晨也看似无事,天天往靖王府跑,有时放下食盒就走,有时看着萧景琰在忙,没空和他说话时,他也会多看萧景琰几分钟再走。这样的蔺晨,简直要让萧景琰以为他转了性,怕他真是误会自己无意。少年郎的心思,他知。
    萧景琰忙完那堆事儿,已经是好几日之后了。他决心要让蔺晨明白,自己同他一样,这几年的不见里,自己也都是挂念着他的。他去了梅长苏的府上,没有派人提前告知,他委实,想知道蔺晨这些日子还做了什么进去了,也没让人去通报。看着梅长苏和蔺晨好有兴致的端着茶,正站着,本来打算径直走过去,让两人都惊吓一番,却意外听到讨论的对象是自己,便想过一会儿进去,原是不会做这种事儿的性子,可实在好气蔺晨说了些什么。梅长苏问蔺晨:“你和景琰这事儿打算怎么办?”蔺晨回梅长苏:“他答应了的,我不管,君子一言九鼎。况且本阁主这么英俊倜傥,他怎么可能不有意于我。”萧景琰摇了摇头,似是露出无可奈何的笑,果然还是原装的蔺晨没跑了,却又听到后半句:“现在无意也无妨,终归我是从小等到大的,等得起。”声音里的坦然和几分不确定显而易得,萧景琰一愣,没注意到梅长苏和蔺晨走向他这边。等他反应过来时,梅长苏和蔺晨已经走过来了,他整理了下衣冠。“景琰,诶,怎么没派人人通知我。”“我让他们不要通报的。小殊,我有几句话要和蔺晨说”,萧景琰向来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麒麟才子不会不懂是什么意思。“正好,我去看看蔺少阁主的桂花糕做好没有。”
    梅长苏一走,这两人,便都有要说话的意思,蔺晨支支吾吾问萧景琰:“刚才…你…”,萧景琰没等他问完便答他::“我都听到了,以前不英俊倜傥的小团子也可爱,可现在长大了的,我等到他长大也愿意等我的蔺晨,现在看来,更值得我心动,还请蔺少阁主多点儿自信。应了你的,自然做到,心,也自然是许你的。”蔺晨过于激动了些,脸上带些红。“景…景琰你…”“看着这些天来,食盒的点心也都是你做的,味道不错,接下来日子,再接再厉。”“诶,好。”蔺晨伸手去抱他“现在,我能抱得住你了。”蔺晨说。“靖王妃继续努力,今天就跟我回府吧。”“是,今晚就好好伺候殿下。”
    最近王府来了个长发及肩的男人,除了时不时给靖王殿下拿拿主意,提醒他休息外,很多时候,让靖王殿下不能准时休息的也是他。
生得一副好面相
眼里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