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庄季】归家

庄恕才开门回家,就看见一身黑色T恤的季白躺在沙发上,头歪着一看就像是睡久了第二天肯定落枕的姿势。

客厅里的灯都还亮着,电视也开着。庄恕跟季白说过几次,不用等他,要睡就去房间睡,本来休假的时间就不长好好睡一觉是大事儿。季白不听,十次有八次出完任务庄恕都在手术台上,那他就等八次。庄恕也跟季白说过,电视不看就关着,揣着手机哪还会看电视啊。季白说有人气儿,你回来了,电视就不用开了。庄恕也就由着季白。

刚想着用什么姿势把季白扛回房间,沙发上的季白就醒了,还不满的哼唧了两声,然后清清嗓子咳了咳“回来了”,“恩,醒了就陪我吃点呗”。季白就看着庄恕的背影忙来忙去,然后端来两碗面,季白的鸡蛋是溏心,面里不要葱,庄恕喜欢两面煎的全熟。

庄恕和季白一起过了这么些年,没发现过季白有啥不好的习惯,除了袜子在洗衣筒里永远只找到一只。所以他俩的衣柜里清一色白袜子黑袜子,也就是为了避免季白AB版袜子的尴尬。等到季白洗完了澡,袜子也被庄恕在沙发下或是茶几下翻出来了。衣服放进洗衣筒里,等庄恕洗完了澡也差不多能晾了,有时候幼稚地争一下谁去晾衣服,是庄恕帮着季白晾完还是季白帮着庄恕晾完。夜晚过了一半,相爱着的人打算安眠。

小别胜新婚,今晚就好好睡吧,我们有的是明天早晨或是后天晚上与无数个朝朝暮暮。

晚安,愿长夜无梦,我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END

不打算扣题了
应该算是一个生活片段
柴米油盐的背后一定还是温情与他们。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