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凌李】黑夜和白日

凌远是第一医院的院长。

凌远的爱人叫李熏然,是刑警队副队长。

医生和警察多好啊,两个人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救人上。两个人的工作性质决定他们不会拥有稳定的作息时间,早出晚归甚至彻夜不归都是常有的事儿。要是碰上哪天能休个假 ,补个觉当然是首要的事儿,除此之外 ,给爱人准备一顿有温度的饭或是兴致来了烤个蛋糕也是休假期间必不可少的事儿。

凌远在三十几年的人生里习惯了没有灯,习惯了一个人忍着痛 ,习惯了付出。李熏然就这样刹得闯进来,自带灯光,自带暖胃的拥抱,自带给予肩膀和依靠,好像凌远之前所受的苦是为了使他们两个更互相契合。凌远习惯晚上睡觉时会有一个小卷毛缩在自己的臂弯,也习惯在乎自己的胃病,习惯累了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小憩。他们始终是在黑夜与白天之间相互穿行,无所谓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而是这是该做什么事情的时间。

凌远和李熏然从来不相信聚少离多会是两个人分开的最终原因,所以李熏然坚持在出完任务之后先去医院看看凌远,凌远也会在出差回来的第一时间去警局看看他们家的小警官,所谓聚少离多,李熏然的孩子心态是,没有机会就去制造机会,谁让我爱他,该心态也得到凌院长的充分认可,并得到充分地贯彻落实。

白日里凌院长梳成背头,自是说什么都自称一套,坚定不移地进行着他的医疗改革,李警官的软毛有时也会梳起来,跑现场跑目击证人破除一个又一个的案件。夜里的凌远头发搭下来,让李熏然靠在他的腿上在沙发上看案卷,自己看了看电视里的新闻,李熏然这时一定是软毛,刚被凌远吹过的头发软塌塌地堆在头上,凌远时不时还会薅一把狮子毛,又接着看,时常晚上凌远就去撩李熏然,然后择地进行深层次的交流,一晌贪欢,一夜无梦。早上就可以吃到凌远做的培根吐司卷了,李熏然睡着的前一秒如是想。 

黑夜与白日交错不停, 凌院长和李副队在夜晚和白日里不停向前走,走一步又一步。 

黑夜有灯,不惧

 白日有阳,不怕。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