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谭陈】总裁说他吃醋了

旧文重发
不喜勿喷

   DU集团最近气氛不大好,无人敢接近度总的办公室,貌似前些日子看到变得温和的度总又是一副幻想,现在总裁办公室萦绕的高冷气息才是真符合度总风格。 要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还得说起那对面晟煊集团的谭大鳄,当初心心念念好不容易打动度总,抱的美人归,让我们度总展示了自己稍稍温和的一面,却又作死的因为公司某翻译的事,搞得俩夫夫之间气氛骤降,可以说是度总成也谭大鳄,败也谭大鳄。 

   这具体的还得说到前几天,谭宗明和法国某大集团谈了一起大案子,当年谭总小语种还是学了不少什么西班牙语,德语……就偏偏漏了这法语,这不,就得请一翻译,结果也不知道这面试官是哪儿抽风了,请来的翻译就几页纸翻译了三天,结果老谭同志一起之下把翻译辞了,把工作通通交给了学过二外的秘书同志。

   事情发展到这里本来也没什么,可是过了几天的下午,对方公司临时传了一份文件,整整六页,说晚上要视讯,刚好那天晚上谭总约了度总在家看电影,又不想毁约。就让秘书小姐跟自己一起回家,一来是晚上要用,二来是星期五晚上也不好就这么孤零零的扔下人家小姑娘一个人,本来星期五晚上保姆阿姨就会回家,俩人也是定外卖,三人也是订外卖, 就喊回家吃饭了。

   度总满心欢喜的开门,准备拉着人就去影音室,那想知后面还有一个小姑娘,谭总这时候还没解释,就说小萌啊,你先去那边那个书房等我。然后亦度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然后老谭还说了一句,外卖等下就来,你先一个人看会儿,我还有一个会。 这下陈亦度心里就不舒服了,心想:好不容易看一次电影,还带个小姑娘回来,还要开会 ,也就算了,居然还不解释一下。度总这下醋坛子就算打翻了,后来视讯会议结束以后,谭宗明想总算完了,可以跟亦度看电影了,然后再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于是就叫秘书和他们一起吃外卖,饭桌上陈亦度的脸色黑的难看,其实工作临时有事当然可以理解,但是陈亦度不能忍受谭宗明就这样把外人和工作带到家里来,在他心里,家是一个休憩和调节的地方,是容不得外人,容不得别的事情的 。谭宗明一直说笑话调节气氛,.可是饭桌上的气氛还是冷得吓人。终于送走了秘书小姐,谭宗明就要去亲陈亦度,陈亦度立马闪开 。谭宗明说怎么了,陈亦度没理他,谭宗明说我真是临时有事,那就只是我秘书而已,陈亦度说我知道,谭宗明又要去亲,陈亦度还是闪开了。谭宗明心想我好不容易赶快忙完了,您老还不领情,也就没解释什么了,只是叹了一口气,去了客房。

   接下来几天,谭宗明飞去了法国,一是处理案子,二是想一下到底哪里错了。于是就出现度总总裁室周围堪比冰山的情况,度总心里想:谭宗明长本事了,还跑到法国去睡客房了。谭总实在不解,只好求教安迪,可能是安迪小时候的缘故,跟谭宗明说可能是陈亦度不太愿意让人进到自己家。谭总这才恍然大悟,恨不得立马飞到那人面前道歉。 终于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下了飞机,果然没看到那人来接自己,只好自己回了家,整理好以后,就去接自己家小醋坛。

 

    陈亦度一下楼就看见了那辆无比骚包的红色跑车,但是他无视的走了过去,谭宗明看到之后立马下车拦下了那人的去路。陈亦度一看,便讽刺的说:"呦,这不是谭总吗?不是去了法国找外国美女去了吗?找我有何贵干?""亦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有你一个"谭总这我还真不清楚”谭总知道自己理亏,急于想跟陈亦度道歉“亦度真对不起,我以后没有你的允许一定不会带无关的人去我们的家”陈亦度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鼻子一酸:“谭宗明,我只是希望你能把家当做一个休息和放松的地方,不要把工作时的压力还带回家。”谭宗明抱住他,在他耳边呢喃:“我知道了。”然后再耳垂落下一吻。然后,牵起陈亦度的手 ,进了车里。

   

  然后,他们和好如初,就像那一晚的安排一样,看了电影 ,然后做了一些不可描叙的事,最后,相拥而眠。

  生活,是需要磨合的,重要的是,一旦你认准了那个人,你会感谢那些曾有过的磨合。

END

秘书小姐叫仆巾 @仆巾 
她说她不吃谭陈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