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谭赵】春光.日暖

旧文重发
不喜勿喷

“你看过王家卫的《春光乍泄》吗?”

“你去过布宜诺斯艾利斯吗?”

“你知道黎耀辉走后,何宝荣哭的有多伤心吗?”

“你知道它的英文名叫做Happy Together,但是他们最后没有Happy,也没有Together吗?”

可是现在呢?

你答应我要陪我来布宜诺斯艾利斯,还记得吗?

我来了,你在哪儿呢?

我开始想你了怎么办呢?

      赵启平来的第一天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较偏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子,天花板很高,因为赵启平只住十几天但付了一个月的房租,老板说把天台也给他用。赵启平走上了天台,又想起谭宗明来,他记得那天他窝在谭宗明的怀里,看到何宝荣和黎耀辉在天台上的那一段时,谭宗明也效仿着电影里的片段,在赵启平身上亲吻,点火,他还记得跟谭宗明说:“老谭你这是准备让我反攻吗?”可最后还是被那人在沙发上狠操了一顿。

      赵启平想起来,不禁懊恼了,怎么又想起他了,不是自己都很厌烦他的控制欲吗?怎么自己不在他身边反而受他困扰,但,他真的很想说:谭宗明,我想你了,我爱你,我现在已经准备重新开始,包括你的所有,喜怒哀乐,控制与放纵,但你在哪儿呢?

      赵启平是个颇具行动力的人,想起什么就做什么,马上跑去公用电话亭按下了谭宗明的号码,在电话“嘟--嘟--”没人接的时候就在埋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把手机开通全球通,要是他不接,怎么办啊?谭宗明看到一串陌生的数字,本来想按掉挂断的,却因为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打来的,鬼使神差的接了这个电话,“喂”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赵启平的耳畔,有些喑哑但更多听的出的是疲惫“老谭”,声音里带了三分委屈,一分埋怨,还有的是六分的爱恋。“你听我说完,你再说。我知道是我提出的分手还找你打电话,是我的不对,但是我是真的想你,你……可不可以去伊瓜苏,你答应过我的,可以吗?”语气中不免有些显得有些卑微,还有几分求和的意思。分手的事本来就不是谭宗明的意思,谭宗明一直不愿赵启平分开,而且在这段时间他也想明白了很多,也知道之前是自己控制欲太强,三番五次想给赵启平打电话,奈何一直电话打不通,这下听到赵启平的话,就马上说好好好,恨不得马上飞到赵启平身边,抱住他,亲吻他。

    谭宗明马上安排了最近飞机飞到了伊瓜苏,而赵启平也是坐了很久的公交车。其实,他是可以选择租私家车的,不会那么挤,那么累,但是他怕那个私家车司机像黎耀辉一样,开迷路,迷了路,他就找不到谭宗明了。

     兜兜转转坐了很久的车,又走了很长的了路,赵启平才到了伊瓜苏,等到他站到瀑布旁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希望,希望谭宗明就在他旁边,只是站着,有一个不带情欲的亲吻,就很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瀑布冲激的水都把衣服打湿了,他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被抱着他,回头一望原来是谭宗明,他笑了,双手环住了谭宗明,双唇紧贴,等到吻到要喘气的时候,赵启平突然讲:“谭宗明,我爱你。”六个字,是爱恋,是委屈,是求和,是我要你这个人,而已。谭宗明把赵启平的头摁在怀里,说:“瀑布下面应该站的就是两个人,就应该是我们这样。”他们俩心里都明白,这就是和好了,俩人都按捺不住自己心底那点小心思,于是呆了一会儿便回了房,天雷勾地火的打了一炮。

后来他们又回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小房子里,早上起来,谭宗明抚平了赵启平紧皱的眉头,没想到那人也醒了,开口第一句就是:“谭宗明,不如我们从头来过。”谭宗明抱住他:“我们不要一次一次从头来,我们是继续,我们要在相处的各种事情中汲取经验,成为彼此心目中最好的,无可替代的那个人”虽然还是能听出谭宗明的商业气息,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句很能打动人的情话。他们最终不是和好如初,而是比之前更好。
谭宗明也想让赵启平知道

     无论多远,只要你爱我,我就可以漂洋过海来看你
END


漂洋过海来操你
真.END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