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楼诚及衍生】我接你(1)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要去接你。*

1.楼诚 

   明楼和阿诚几乎没有什么分开的时候,最多也就是明楼被要求单独去见南田洋子或者藤田芳政时让阿诚先回办公厅,阿诚只送自己到楼下。

   可每一次明楼谈完话,阿诚却都已经在楼下等明楼了。明楼也会问等很久了吧,阿诚也总是会说,没呢,才刚到,然后开始汇报刚刚完成了的工作。明楼见阿诚跑得辛苦,就同他说:“你东奔西跑得太累,我以后自己回去也是可以的。”阿诚回他说:“先生太累了,我得接他,接他回家呀。”

2.凌李 
     李熏然和凌远都很忙,毋庸置疑。特别李熏然一有大案子,更是几天几夜不着家。凌远知道他的工作性致,也从来不会埋怨什么,只是会让李熏然在完案时给自己发个信息。

      除非遇上特大紧急状况,否则凌远都会在那天下班时接好一身疲惫的李熏然,先接上一个吻,再和他一起驱车回家。车上堆满了食材,大都是李熏然爱吃的。凌远会开车时让李熏然睡一会儿,有时还会从地下车库抱着熟睡的人上楼。李熏然一直都不知道,凌远跟韦天舒每次李熏然回来的时候都换了夜班,就是为了去接他。 

3.贺陈 
     陈亦度才刚刚事业起步的时候就和贺涵在一起了,那时候的陈亦度在想着怎么才能一步一步地做到和贺涵平等并肩的位置。有时候为了看展还得自己坐着火车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贺涵一般的时候都会由着他,他知道陈亦度的心思。 

    贺涵习惯在手机里添加上陈亦度去的城市的天气预报,那次去的地方隔海市不远,那天陈亦度要回来,天气预报显示暴雨,贺涵只给陈亦度发了短信,就在酒店等着我,我来接你。陈亦度等了好些时候,看着小雨变成暴雨。在酒店大堂里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然后就看见头发发胶沾上了水的贺涵匆匆跑进来,然后一手拉过自己的行李箱,还有点儿小喘气的说:“走,回家了”。
4.庄季

    当你看着自己爱人身上满是血怎么会不害怕,可是这时候能救他的人又只有你,你该怎么办?

   庄恕看着满身是血的季白心里也是不知所措,还是凌远拍他才缓过神来。庄恕努力控制自己,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手术是一场恶战,还好他们都胜利了。庄恕一点一点看着季白的生命体征恢复正常。松下一口气,枕着季白的手睡着了。

   季白苏醒前手指颤动了一下才睁开眼睛,庄恕也被突如其来地触碰惊到睁开了眼,季白喑哑的喉咙勉强发出“庄恕”的声音。庄恕亲了亲他的手,:“白白,还好我接你成功了。”

*来自梁实秋先生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