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凌李】嗜甜

你喜欢吃糖吗?
你喜欢吃冰淇淋吗?
你喜欢甜的那你喜欢我吗?
反正我喜欢你  @仆巾没有更新!
……………………………………………………………………………………………………
凌远和李熏然打小就是对门儿长大,那得是竹马竹马黏黏糊糊长到大的。
李熏然喜欢所有甜的东西,大白兔,橡皮糖,冰淇淋,最后者尤甚。跟性格没什么关系,后来当了警察一样可以嚼着大白兔一手反押嫌疑犯。凌远大李熏然那么三四五岁,李熏然跟凌远这儿就跟小太阳似的,这么一个卷毛萌孩儿,想不宠着都难。
夏天倒还好,冰淇淋跟爹妈撒撒娇就会有,再不济,去楼下小卖部里,五毛一块的多的是,两块钱零花钱,一天足够了。李熏然就这样度过了人生一个又一个只有夏天有冰淇淋的日子。
李熏然四年级那一年,凌远读高一,市一中,不上晚自习,李熏然冬天就跑去一中门口等凌远下课。这天和往常一样,但落了冬天第一场雪。凌远下课了,拿着一个有一点点厚度的信封,是他的奖学金。“熏然,今天学校发奖学金了,想吃点儿什么,远哥给你买。”李熏然的圆眼镜眨巴眨巴,看着对面的肯爷爷,零花钱到自己手上就跟长了腿似的留不住,想解解馋都不行。这么多年竹马也不是白当的,凌远就牵着李熏然,去了肯爷爷,本来准备点个巧克力圣代,可李熏然不知道怕浪费凌远钱还是什么“我就要甜筒,我喜欢啃甜筒壳。”凌远也就随着小孩儿点了甜筒。小狮子舔了舔甜筒,满意地砸吧砸吧嘴,似乎很满意这个甜度,又趴在窗子上看了看,生怕他妈下班不小心碰到,恰巧凌远这时候也发了话“可别说我带你出来吃了冰淇淋。”李熏然很男子汉的拍了拍胸脯,然后说“远哥,我可靠得住啦”还伸出小拇指硬要去和凌远打勾勾“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是小狗!”室内开了暖气,李熏然的冰淇淋很快就融了,“行行行,相信你,快点吃,一年一次的冬日冰淇淋都快没了。”李熏然赶忙去舔快要滴到自己手上,虎头虎脑的样子,煞是可爱,还不忘问凌远:“每年下雪都带我吃吗?”凌远只得无奈地揉脑袋,说:“是是是。”
第二年,凌远模考失利,李熏然攒了八天的零花钱,请凌远吃了甜筒,在第一个下雪的日子。
第三年,李熏然刚刚初中,适应了中学生活,凌远寄宿,李熏然悄悄去一中看他时递了一个甜筒,在那年第一个落雪的日子。
凌远毕业,正式当了医生,请李熏然吃了冰淇淋,彼时李熏然在公安大学也快要毕业,凌远说:“凌大夫请李警官吃冰淇淋了,还请李警官以后罩着点儿。”在那年冬天第一个落雪的日子。
又一年,凌远发现了自己对李熏然的心思,也发现了李熏然对自己的心思,第一个落雪的日子里表了白:“然然还是那么喜欢甜的呀。”李熏然说:“不是呀,是因为是你请我吃的,所以才喜欢。”都说这话了,还能忍吗?凌远故作镇定:“那李警官要不要再顺带喜欢一下我这个人?”这一年,他们在一起了,小李警官迟到了甜甜的冰淇淋,凌院长也开始嗜甜,喜欢吃甜过所有的李熏然。
长大的孩童虽不嗜甜,却也会在第一个落雪的日子,再去感受那年冬日的沁凉与温暖。
正好,遇到他。
END
......................................................................................................
生活太不甜,需要一个李熏然
凌院长:做梦。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