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梦到内河(港乐二十首之一)

【短打一发完/大家都只想快乐】

搞艺术的人大都非得要有点不疯魔不成活的意思。阿云嘎不是,他似是经历过所有大风大浪而后淡然处之。他可以融入其中,但势必会有阻离感。郑云龙不是,瘦削的脸颊总让人不敢轻易靠拢,可靠近后就可以半夜在马路牙子上发酒疯,头发留长,手从脑门儿上把头发撩下去,他跳舞跳得不好,酒后就是全部功力。可要没醉,端着架子也能自开气场八百米,坐在最高的首席位上看云卷云舒。

综艺见面也不是久别,时不时的见面聊天也总能一解生活无趣的苦闷,剩下的日子睹物思人。长久未必不是一个中性词,生命的消耗总是需要激情。装一装老同学相遇易,装出无情难。好在趁着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有情人坦坦荡荡,看客自是买账的不得了。

台上人表演的时候,有的台下人永远只能成为看客有的人连你一个神情都能读懂。阿云嘎从来没有否认唱“Without you,what are they for”的用意,即使不能全部宣之于口,也要透过动作和眼神让他看清。

等来的是一个拥抱。

阿云嘎开始像是要做出点什么举动,又没有,他只是在社交平台上似非而是地回应着袜子和大衣。郑云龙没有公然给他回应,却在单独两个人的时候靠着脑袋望天花板的时候玩似的摸了摸阿云嘎脑袋上的顺毛,说着再怎么样也先得把首席资格证拿下来。阿云嘎两腮的苹果肌稍微抬升了下,答了个行。郑云龙像只猫钻进阿云嘎怀里,阿云嘎搂了搂他。

阿云嘎还是照旧着抢着各项热评,除了郑云龙那天发和王晰唱歌相关的,他看到了,却装作无意的故意,在那之后他们因为行程各奔东西了两天。还缺乏功力,没法做到其他人都评论了的那一条和他有关的讯息下没有自己的痕迹。他看过人人网被翻出来的界面,回了他一个ZB。阿云嘎没想到郑云龙会回复,当即看到就讲起了大学时候,好多年。兜兜转转这么久身边还是那个人。

凌晨,刚到长沙的郑云龙刚睡下不久,门外刷卡声音想起,走路都带着熟悉的步调闯入龙宫。

龙王迎来了一个吻。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