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偷情(港乐二十题之二)

【歌名和写作来源有关/与文章实际关联性不强】

梅溪湖的音乐喷泉向来不等人,时间一过就停。

人也是一样如果不是那个时间点遇上,也就一碰就散了。

音乐剧还是个小众艺术,来这儿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节目还没播,没人知道郑云龙是谁,就带个帽子挤入人流,好去看看喷泉。身边带了个人。

梅溪湖有一片远离居民区的地方,冬夜晚上倒是有些过分安静。阿云嘎就是趁着这个时候触碰到郑云龙的指尖的。无论平日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做过多亲密的事,距离贴的有多近,可在大街上和爱侣发生肌肤接触,总会让人产生短暂精神战栗的兴奋。

贪婪是人的本性。

阿云嘎开始不满足于这样若有若无的触碰,郑云龙这时候显得和他心有灵犀了,一把抓住了阿云嘎再次和他触碰的手,面儿上还装成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管以前,这俩肯定要说,你又ZB了。

酒店里喷泉这条路,倒也还有些远。这几天长沙的天意外明媚了些,路边横七竖八摆着的小黄车刚能派上用场 。迎面就看见了扫车的节目里俩小孩儿,倒是小孩儿先看见他们,隔了快十米就开始喊。

“嘎子哥,大龙哥。”

听到对面蔡程昱喊声的俩人一惊,然后放开了手,好歹多年表演经验告诉他俩处变不惊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也感谢这是个冬天,厚重的羽绒服下手缩回去,消灭了证据,总能让看着的有这就是哥俩好的错觉。俩小孩儿问他们是不是也是去看音乐喷泉的。

阿云嘎刚要开口,郑云龙的声音就先一步发出,

“太远了,中老年组折腾不动,我俩就在周围瞎转转。”

阿云嘎听了,心里门儿清:“你俩肯定跟大部队一起吧,先过去,我俩溜达会儿再给你们打电话。”

“行。”俩小孩儿骑着车也就走了。

看着他俩走了的背影,阿云嘎缩在羽绒服里的手碰了碰郑云龙的手臂,头也缩在羽绒服里只露出半截,剩下了顺毛的头发。

“老年人,我跟你去哪儿溜达?”一改之前小情侣牵手若即若离的暧昧气氛。

郑云龙给他做了个鬼脸,牵着他宽大的羽绒服袖。

“走,哥哥带你去逛街。”

夜越走越晚,路灯才亮起来。像极了郊外只有骑行者才会晚上经过的路,灯很稀,羽绒服的影子从小到大再到小,消失好一会儿才能又被看见。影子紧贴在一起,太过亲密,所以他们本人只敢在影子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做自己本我想做的事。

他们会分享一个没有间隙的背后拥抱,又或是一个刚掠过侧颈的吻。

顶光打在头上的时候,总要活成舞台上的样子,世人向来不允许他们犯错,有时候没错也要指手画脚。

没有灯的时候,本真自身才能做尽普通爱侣之间的普通事。

前面灯火通明,这条路走完了,人头攒动,高中生刚下晚自习,他俩的手当好放开。

“你当初刚进学校也是这副样儿,整天天不怕地不怕,哪像录制时候的样儿。”

“我现在在你面前不也还是这样儿吗,多亏老班长教的好。”俩人一起看向对方,相视一笑。

电话响了。

“喂,嘎子,你和大龙在哪儿呢?”是王晰,“大家说今晚庆祝录制首期成功,聚聚,你俩赶紧回来吧。”

“行,我俩这就回来。”阿云嘎答。

“晰哥吗?”

“对,说庆祝我们喜结连理呢”

“又贫些什么。”郑云龙没好气的笑他。

电话忘了挂,被那头的王晰听了个干净,

“嘎子。”阿云嘎手一抖,差点儿摔了手机

“啊...啊啊,晰哥我在呢...”

“麻溜点儿回来,别老不正经的...”王晰说完便挂了电话。

郑云龙看着他的表情偷笑,阿云嘎佯怒道:“你还笑,我咋啦我就...”

“行了行了,回去吧。”

最后还是扫了两辆小黄车回去的,骑在东风轻拂的夜晚。

音乐喷泉明天还可以来看。

和爱人相处的时间可一点都不能错过。

小蔡和小方看得一脸诧异。

评论(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