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冧爆你(港乐二十题之三)

【标题名的歌曲为写文来源/与文章内容无关】

  郑云龙来之前一早就和阿云嘎说了,《声入人心》给了他一个音乐剧王子的称号,让阿云嘎别老逗他,阿云嘎嘴里的茶差点儿没喷出来。

  "什么,王子?哪个导演慧眼识珠,找王子找到你这儿来了。"

  阿云嘎虽然一向很确信他们家大龙音乐剧舞台上的魅力,但一想到王子,再想了想时不时躺在他腿上做着表情包的大龙,顿时觉得导演组居心叵测。

郑云龙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捻了一绺额前不服帖的刘海,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镜子后是刚从餐桌旁走过来正倚着门的阿云嘎,

"怎么,觉得我不够王子吗?"阿云嘎一脸笑意

"行行行,够王子,王子您快点来用餐了。"

  到了录影的当天,郑云龙从上海飞长沙,阿云嘎从北京出发。前几天晚上两人就穿什么衣服起了个争执。阿云嘎坚持选择亮色卫衣,据他所言,节目里有不少年轻小朋友,穿年轻点有利于融入他们。郑云龙认为正装出席才是首选,毕竟第一期还是得给导演组面子。两件黑色毛衣闯入眼帘。

"就这个吧,够年轻也够王子,相信我,没有王子会不穿毛衣。"

  在化妆间相遇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觉得自己衣品不错。

郑云龙其实目的很明确,就是为宣传音乐剧来的,当然能时不时和阿云嘎目光相遇,更是个不错的附赠品。

  当郑云龙通过那条走道向他走过来的时候,阿云嘎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很多他们这些年的片段,每一个好像和眼前这个都不一样,睡意朦胧的,努力练习形体的,和他牵手的,与他拥吻的,苹果肌也不自觉的上扬,偏偏却还要在人前装成一副许久不见老同学相遇的场面。

"老同学好。"郑云龙差点儿没崩住,到底还是露出了笑意,然后把自己往回拽。

"老班长好。"要是阿云嘎没加后面那句话,09级音乐剧班的人可能想把他俩酷似阿云嘎和郑云龙的面具撕下来。

阿云嘎说:"现在你是我班长,你坐到首席上面去。"

郑云龙说:"那我就听你的。"

  在无数的往日时光里,郑云龙不知道跟阿云嘎说了多少次听你的,大多是"我听你的,听你的行了吧。"那个刚才还在默默生闷气的男孩儿这时才会转过头,用彼时还不太顺溜的普通话一板一眼的教育起他"我这是为你好…"并开始讲道理。

  刚拍完《吉屋出租》那会儿,全班出去吃了一顿好的,男同学几乎被灌了个遍,除了阿云嘎,前期还有人开玩笑说班长必须多喝几杯,今天Angel演的太好了,诸如此类的话。

   但郑云龙知道他不喝酒,也知道他为什么不喝酒,有些微醺着地说:"Colins还在这儿呢,今天都不准灌Angel酒,冲我来。"

  那时的阿云嘎还是纯情小少年,听完马上脸就上了色,旁人一听,更来劲,有了一个主动请缨被灌,直冲郑云龙去了。

  阿云嘎实在看不过去了,打算大不了就喝这一次算了的时候,刚拿起杯子,郑云龙的声音立马升调。

"班长,不准喝。"

同学开玩笑说又不是毒药郑云龙认真的语气和平时日常判若两人:"我说了,我的人,我罩着。"

  凌晨一两点,他们回了寝室,其他人跟着去包场KTV了,郑云龙实在醉沉了,阿云嘎把他扛回来的。被灌了醒酒汤的郑云龙意识稍稍清醒,在枕头上寻找自己最舒服的位置,一只脚还放在阿云嘎坐着的大腿上,阿云嘎拿着热毛巾,打算给他敷敷额头,怕他早上醒来难受,一边又在讲道理了

"都快毕业了还不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以后还有谁把你扛回家。"

郑云龙委屈地小声嘟囔:"我罩着你,你照顾我呗。"声音里还有点耍赖的意思。

"行,"阿云嘎带着点试探"那我一直照顾你,你罩着我,以后少喝点听到了吗?"

"知道知道,都听你的。"合上眼的人慢慢传出了鼾声。

  第二天,郑云龙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班长早"他伸了伸懒腰,"你今天怎么没叫我。"

"以后得自己定闹钟了,我哪能时时刻刻叫你啊。"

郑云龙站起来,一把捞过阿云嘎的脖子:"昨儿不是说好了你一直照顾我,我一直罩着你的吗?"

这么近的距离心跳有些加速,阿云嘎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些:"以后会有别人来照顾你的。"

"不会有的。"反应到说了什么话的两个人周围气温升温,脸也开始变色。

"站这儿干嘛呢?"昨天熬夜的室友回来了。

到底还是郑云龙打了圆场,说:"我俩商量以后待在哪儿呢,我说我听班长的,班长去哪儿我去哪儿。"

阿云嘎心下会意。

后来的许多年都自然而然。

阿云嘎学会不留痕迹拒绝别人灌酒邀请。

郑云龙除了同学会再没醉过。

就听你的,学会照顾自己也学会罩着你。

【希望有小朋友能读懂倒数第二句】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