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侧面(港乐二十题之四)

【题目是写作来源/实质内容无关/一个关于来往的故事】

  后现代风格的导演大都喜欢手持镜头,镜头虚焦,懂的人陷入醉生梦死,不懂的人还在冷眼旁观。

  阿云嘎第一次看到郑云龙这副样子,舞台中央的他没少见过,但这副恣肆的样儿,皮衣里套着的白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上下滑动的喉结旁划过的汗也真他妈的性感,头发被打湿的不太明显,刚把两边的刘海粘起来,唱的是和平时音乐剧画风截然不同的歌词,阿云嘎没听过这歌,只觉得声音喑哑又催情。

黑白调的视频里看不清环境,阿云嘎看完就给郑云龙打了个电话。

"这是在哪儿呢?"

"和琦哥他们找了个清吧折腾玩会儿,就准备去机场接你们了。"郑云龙食指套着钥匙转圈儿,语调里都能听出点儿笑意。

"行,给我发个视频,等着回去我…"阿云嘎这话还没能说完,郑云龙就打断了他。

"可歇会儿吧,我可是听说今天有人当着那么多人说我烦呢。"

"谁让你ZB来着,第一期没看你多搭理我几句啊,"阿云嘎在收拾行李,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多搭理我几句我不就说点儿好话了,不在小姑娘面前毁你面儿了。"

"今天可够你毁回本儿了,满意了吧。"郑云龙给李琦示意了一下马上过来,"行了,等会儿机场见,穿拉风点儿,大龙哥晚上带你出去。"

 

  阿云嘎今天本来穿了个嫩黄色的卫衣,郑云龙既然强调要他的穿着,肯定看了直播。一边回忆起郑云龙视频里那身黑皮衣,给自己换了身驼色羊绒领夹克。

 

飞机到黄花机场落地的时候,差不多十点半了,郑云龙在接机的地方拗造型时,刚好碰上阿云嘎他们从里面走出来。蔡程昱看到他还特别热心讲

"大龙哥,晰哥,我刚说要带小方去我们上次去吃油爆虾的地方,你和嘎子哥一起吗?"

"你们去吧,我和嘎子有个同学刚好也今天到长沙,我们俩去见见。"阿云嘎没想到郑云龙早就想好借口准备溜了。

"行,他俩去叙旧,晰哥和你们去吃油爆虾。嘎子,把箱子放这儿,等会儿节目组车一起拿回去。"

"没事儿,我自己可以…"

"让晰哥他们帮个忙,他们方便。"郑云龙这么说,阿云嘎知道肯定有原因,也就把箱子送上车,看着他们走了。

  机场外这时候车还不少,机场里的二十四小时灯也不停。郑云龙一把揽过阿云嘎的右肩。

"走,大龙哥带你兜风去。"

  郑云龙看着他这身衣服挺满意,笑了笑,带着阿云嘎往另一边走。阿云嘎这才看清楚一堆小轿车,大巴车里停了一辆格格不入的哈雷。郑云龙朝他丢了个头盔,给自己也带上了一个。

"上车"

 

  消音器安装过的摩托车已经没有了高分贝的噪音,但汽车发动所带来的震动,也仍然让至死都是少年的男人们心潮汹涌。

  机场回城区的路不近,冬天的风也不温柔。摩托车上显示的时速在不断攀升,只露出顺毛的刘海也被吹翻上去,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一辆呼啸而过的摩托,除了传出了释放性的叫声,就是被拥抱与拥抱间传达的爱意,这是个只有他们的大街。

  城区到的太快,阿云嘎连轴转紧绷着的脑袋得到了些许的放松。郑云龙把车停到了附近借车的地方。

地铁刚好能赶上末班,公共交通工具能被他们使用的频率并不多,刷了卡进了站,车厢里空荡荡,手也能趁此机会紧握。

冬天,这是个冬天,互相依偎着就能取暖。

阿云嘎半倚着郑云龙,郑云龙想拍拍他,怕万一有人进来,阿云嘎半哼哼唧唧地说

"让我靠会儿,我累。"

  胡子是刚剃过的,没有青茬,头发软塌塌地糊弄在额头上,只是眼睛周围多了一圈暗黑色的眼圈,郑云龙让他倚着,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眉心。

 

  梅溪湖站到了,阿云嘎刚刚被郑云龙叫醒。从前的从前到了如今的如今,一切都被颠倒了个遍,被叫醒的人和时间,又好在一切都还是一样的。

  夜很深了,路上行人寥寥,他和他的爱人吻于黑暗中,沉睡前。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