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最冷一天(港乐二十题之五)



【标题于来源有关/实际关联不大/校园踩雪爱情故事】


  那年所谓的世界末日还没有来。

  恋人的依偎什么时候都不嫌多。北舞的音乐剧刚刚落幕,“Seasons of love”的歌声还回荡在听众耳畔。演员在卸妆,劣质的卸妆水没办法把浓妆艳抹的眼影卸下来,阿云嘎擦得有些不太耐烦,偏偏外面的人还在催他。


“嘎子,你们快点儿,外面冷死了,我们一帮女同学还等着呢。”

“就出来了。”阿云嘎答。

  废弃的化妆棉胡乱地塞在一旁的垃圾桶里,高跟鞋被运动鞋替换下,运动鞋又当成拖鞋穿。提了包,匆匆跑到门口。


  他们班的男生堆在外面,一个个嘴里传出白汽,这天的北京下了大雪。男生们正商量着去哪儿折腾会儿,都是些半大的小子,怎么会没有玩心。还是班主任出来讲了讲,说今天雪大赶紧回宿舍休息,路上不太安全。


  一伙人只得又散成几团小的,阿云嘎有两个室友说他们去门口网吧,问阿云嘎和郑云龙去不去,阿云嘎示意他们不去,让他们早点儿回来。另一个室友郑云龙点了一根烟,看着阿云嘎跟他们交待些事儿,缩在角落里自己抽。等着他和其他人都讲完,才走过来。


  又是因为人爆满的化妆间,他们俩身上还是剧里的衣服,没来得及换,只在外面套了件羽绒服,寄了个围巾就往宿舍走。


  南方的孩子没见过雪,北方的孩子们都不少见,他俩没少见雪,但也是第一次这么踩雪回去。阿云嘎的头发因为下午头套的原因显得还有些不自然,郑云龙脑袋上还戴着那顶特意招人织的帽子,两人并着排走,一脚一个脚印,影子被拉的很长,手悄悄地缩在袖子里,然后牵在了一起。


  两个就是鸡毛蒜皮也能讲上一整天的人,哪哪儿都不会无聊,男生的八卦不必女生的少,隔壁老王喜欢上隔壁声乐系那个姑娘,兴致来了嚎上一段《歌剧魅影》的片段,又或是郑云龙一时兴起,模仿上了Angel旋转跳舞的那一段,阿云嘎就蹲在雪地上笑,笑够了起来模仿老师开始指导人,又接着笑。


  走的路上,雪盖的很厚。按理说没什么人走过的雪地一步一步走是不怎么容易摔跤的,可要是摔着了还非得用夸张的表情让人把他馋起来是什么意思,摔跤的意味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阿云嘎把郑云龙搀起来的那下,鼻尖就碰到了一起,冰凉的,俩人忍不住笑了。阿云嘎还故意拍了拍郑云龙背后的雪,力气下得不小。


  哪知刚一站稳的郑云龙就不安分,亲上了阿云嘎的嘴唇,开始多少让他有些懵,后来也就自然而然吻到了一起。亲吻实在算不上所有触觉旅程里最美好的一段,可心理产生的巨大满足感和世界只有两个人的体验实在让人兴奋。


  今天的路灯比往常亮,橘黄色的暖色系灯光照着,心里温度比体表温度高了不少,阿云嘎没擦干净的眼影还带着反着光的金属色 。影子融在一起,手也没有空闲,拥抱是最好的答复,扣在脑袋上的帽子晃了好几下。


  呼吸无法继续供应,爱意已经填满,松开彼此也不放开的手。缩着袖子又走向一样的终点。

  电话声来得不合时宜。


“嘎子,杰哥在学校逮人呢,我们俩被逮回来了,偏要所有人今晚安分待在寝室里。”室友的声音。

“行,我和大龙这就回来。”

好巧不巧,整条路上又出现别的声音,是班主任。

“这群小孩儿,说好今天早点儿回寝的。”

  阿云嘎没憋住笑,旁边的郑云龙把一个右手臂把他左手臂一捞。

“三,二,一,跑。”


  三分钟后,两个身影溜进了北舞男生宿舍楼。两人气喘吁吁地靠在楼道旁。又互相搀着上楼。


  刚推开宿舍门,热气扑面而来,室友之一正搭着浴巾准备洗澡,另一个叼着牙刷刷牙。


“你俩干嘛去了这是,比我俩还迟些回来。”

“就踩踩雪。”

  郑云龙躺在阿云嘎的床上敷衍地答着,阿云嘎在跟眼影作斗争。

“你俩真是为艺术而生,好情趣啊,大晚上的踩雪。”

  两人表面波澜不惊,听到情趣不免还是肢体动作有些僵硬。

“行了行了,下次带你俩体验体验,成吗?”

这个冬夜说短不短。

但这肯定不是最冷一天。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