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分分钟需要你(港乐二十题之六)

【题目与文章关联性不大/感谢桶子/听雪小朋友的点梗/虽然背离了现实/不过你将就看吧】

又名:四季

未来童话故事。

  时间有多快呢?昨天还在为里约奥运会抱怨不公平讨要说法的人,明天就要打开电视看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了。一年多了,《声入人心》的热度也慢慢散去,走入音乐剧剧场的人从爆满也到了现在的相对稳定,成员们的聚会场次慢慢变少,有人走有人在,可人啊,最终都是要散的。阿云嘎和郑云龙也除了巡演和商演活动上的碰面,私下里的相聚屈指可数,这是表面上。

  私下可不一样,私下里的他们,分享四季。

  早春的时候,他们刚结束《声入人心》的录制不久,阿云嘎跟着郑云龙去了一趟青岛,郑云龙回家,阿云嘎来旅旅游,顺便认个门,上次来的时候没去,这次补上。拜访过郑云龙家之后,郑云龙说带他去青岛各处转转。九年前,阿云嘎来青岛时该游览的地方都由郑导游带着游了一遍,郑云龙这次打算只带着阿云嘎压压马路,逛街显然不适合他们,倒是青岛最近一两年流行起来的共享电动车听符合他俩的。阿云嘎没有想到郑云龙在青岛还想着带他飙车,自己去默默地扫了单独的一辆,才看到郑云龙给他的一个你怎么这么不懂味的表情。

"快点快点,你先骑,我跟着你走。"郑云龙催阿云嘎。

  阿云嘎一想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不是你家吗?我带着你去哪儿?"是郑云龙没反应过来,他跟着阿云嘎跟的太久了。

  郑云龙一脸随意:"骑到哪儿算哪儿呗。"

  电动车不比摩托车,车速不快,身边人说的话也能听清。既然郑云龙让阿云嘎带着他走,阿云嘎也不怵,俩人一路开到了海边,顺便朝着海嚎了一声。

"我一看到海就兴奋,刚才仔细想了想,每一次我看到海都是我俩一起。"

郑云龙拍了拍他:"那我多赚点钱,多让你看几次海。多照几次非主流照片,以后摆在一起,一看,那不得感慨地涕泗横流。"

"行啊,那咱俩过了几年多留给时间给自己,别老连轴转。"阿云嘎把他一把揽过来。

"嘎子,今年就抽时间多跑几个地方吧。"

"行。"

"春天春游了,秋天也秋游吧。"

"行。"

打赌似的允诺两人拳头怼了怼。

  夏天的魔都有些躁,好在剧场永远限定了人数,角落里就更是无人打扰的好地方,光只会对准台上的人。郑云龙的剧相对于其他粉丝来说,阿云嘎看的真不算多,可歌总是没少听的,如果票选,肯定是首席歌迷。阿云嘎有一年多没在现场看演出音乐剧的郑云龙了,别人说郑云龙好,阿云嘎觉得他那哪儿都好,他唱什么都有自己的诠释在里面,往往难得。落幕了,今天没有夜场安排,属于郑云龙本人。阿云嘎在车库里等着郑云龙出来。

  这个夏夜,余热还在,即使剧场能容纳的人很少,也招架不住热情的小姑娘等着接下班。显得从剧场到车库的距离有些漫长。小姑娘们跟到了车库,郑云龙看着还不散的人群皱了皱眉,觉得有些逾矩了。只得转过身来跟大家说不用送了,早点回家,小姑娘们准备就此作罢,看着郑云龙上了车。今天有司机来接,那司机带着鸭舌帽,穿着黄色T恤,挺打眼,可小姑娘哪会细想。

  显然这天难得的有人很不懂事了,趁着车开动的契机还打算把刚刚郑云龙拒绝的礼物硬通过车窗塞进车里,才刚碰到车窗,就被里面传出的声音震慑到了。

"放开。"

  声音很明显不是郑云龙,在她回神的瞬间里,车开走了,那人还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车里郑云龙跟阿云嘎开玩笑。

"班长还是班长,够有威慑力。"

"以后碰到你实在累了的情况,就赶紧遛。"郑云龙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方向盘向左打,他们回家。

  秋天来的有些迟,也碍着职业原因不敢多贴秋膘,好在偶尔开戒只用多在健身房多待上几个小时就能魔法消除脂肪。阳澄湖的大闸蟹就在这几天上市。允诺下来的秋游就定在上海周边的城市。郑云龙打算和阿云嘎一起去上海周边某家专门做蟹的餐厅,成为本年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郑云龙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他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去,避免门客盈室没有座位的尴尬局面。据他说,这家蟹黄捞饭是一绝,必须让阿云嘎尝尝。可他似乎忘记了阿云嘎要一点多到家的事实。阿云嘎听了他的计划后,胡乱点点头,架不住困意浓浓,入睡了。郑云龙的闹钟,定在了四个小时后。

  天亮的没那么早,郑云龙急切地叫着嘎子嘎子起床的时候,阿云嘎还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好在常年排演的经历消磨了原本就不大的起床气,不然很可能一早郑云龙就会收获爱的拳击。阿云嘎把自己埋在大衣里,相较于穿着短款外套兴致勃勃的郑云龙,似乎并不想开口说话。阿云嘎从来不说假话,郑云龙私下就是个闹腾的祖宗。阿云嘎开始还试图屏蔽噪音,电梯里靠着电梯厢闭着眼,到了后座上就开始靠背上打算入睡。郑云龙看着阿云嘎这样兴致大不如一早起来,他想唤醒阿云嘎沉睡的自由灵魂,很不识相地点播了一首摇滚乐,还要一边打方向盘一边哼唱几句。阿云嘎的眉头挤成了川字,可能下一秒就会发怒,郑云龙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阿云嘎即将暴起的表情,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又把声音开大了些,阿云嘎不耐烦地睁开眼。

"消停会儿行吗?"一脸让人头大的表情,他只是想补个觉而已。

  郑云龙仿佛早就料到了这幅表情,安慰他。

"别气别气,你看看我就不气了。"说着表演了一套表情包,和当年在阿云嘎腿上一样,原版复刻。

  事实证明,郑云龙成功了,阿云嘎没绷住"停停停,知道你表情包王子。"放的那首歌还是有人轻轻和着,两个人的和声。

  到地儿了,正好赶上店门儿开,里面还没坐几个人,郑云龙还一脸嘚瑟跟阿云嘎讲,看看我多有远见的样子,服务员似乎注意到了他俩,下一秒就打了郑云龙的脸。

"先生,您好两位吗,预约号给我看一下。"

"预约?"郑云龙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怪不得他,第一次是别人带过来的。

"最近是大闸蟹的黄金期,我们的座位已经预约满了。"

"满了啊…没事没事,我们下次再来。"一旁看热闹的阿云嘎把郑云龙捞过来,一边笑他。

"这是个意外,意外。"郑云龙略带歉意的拍了拍阿云嘎。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下次再来吧。"说完拿着手机GPS导航带郑云龙去了另一家店。郑云龙说他觉得这家味道比较好。

    这一年的冬天北京又下了好大的雪,正好赶上他们北京场的巡演完。其余人小酌去了,他俩蹩脚的借口一如从前,有个共同好友在北京要见见,其他人也没有为难他俩就让他俩溜了。时隔多年,有时候谈的就不是激情了,是感情,就这样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开着车。车外满天风霜,车内只谈你我,也挺好。

  车不知道怎么就被开到了北舞大门,北京城太大,郑云龙又是个长居上海的青岛人,怪不得他。他俩商量着下去走走,也十年了,缅怀下当时青春。郑云龙和阿云嘎揣着羽绒服下了车,他俩就在门外,没进去,也是怕被人出来。有班主任还在外面喊着让学生赶快回寝室,别在外面瞎跑,郑云龙一下就想起了他俩刚排完《吉屋出租》那会儿,问阿云嘎,像不像那时候的杰哥。

  阿云嘎开始还一愣,心想像啥啊,然后就反应过来了,跟着郑云龙一起笑。保安室的大爷早就观察者门外那两人了,心想着怎么逗留这么久,这会儿俩人笑得欢实,越发觉得俩人有问题。

"哎,那边那俩。"

阿云嘎和郑云龙听到喊声停止了笑声,一起看向门卫大爷,发现大爷正朝他们走来,嘴里还念叨:"你俩是学生就快点回寝,不是就……"阿云嘎看着大爷向他们这边越靠越近,生怕他俩会暴露,刚好和郑云龙眼神对上,这下三二一都不用喊了,俩人"唰"地一下就跑到车旁边,躲进车里。

  这时候倒不觉得北京有多冷了,都气喘吁吁的,郑云龙看着笑他。

"嘎子,你也太怂了。"

阿云嘎没好气地回他:"你能耐,你别跑啊,明天全世界都知道郑云龙在母校前傻乐。"

  然后俩人又开始笑。

  回去的路上,车内开启了空调窗上起了雾,阿云嘎画了个笑脸。

"唉,今天还没好好回味大学时光就被赶走了。"郑云龙把车开到了车库,熄了火。

"你大学时光不都是我吗,在这儿呢。"阿云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那不一样,你想想,那天咱俩演完,多心潮澎湃地…"郑云龙还在自顾自地讲,阿云嘎趁他不注意亲了他一下,郑云龙没反应过来阿云嘎就在旁边得逞地笑。

"回忆这个吗?"

  郑云龙被调戏了不服气,誓要调戏回去,于是把刚要拿烟的手抽回来,让阿云嘎转过来,自己朝着他,分享了一个唇齿磨合的吻。

    三百六十五天划分为了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里三百天大部分留给工作了,剩下的六十多天划分成四季做想做的事,和想待的人待在一起。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