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全世界的糖果和你

【世界糖果好多/我只喜欢巧克力牛奶的/点梗来自 @次方云上开平方

  郑云龙收到了一盒糖,最近很流行的印象糖球,没想到他也有份,里面装了很多他角色的糖人儿。Colins是石榴加酸奶味儿的,阿凡提是说着波斯语调的葡萄味,Hyde是黑巧克力的,Tom是咖啡的。还有一颗不是他的角色球,是牛奶味的,加了点巧克力。其他的糖球除了衣着相似可眼神没一点像,主要是没神,这个不一样,好像你一喊他,他就会开口跟你说话。

  郑云龙吃了几个,味道还挺不错的,尤其喜欢那个酒心的。剩了那个白色的牛奶糖球,没打算吃,捏了捏那糖外面的包装,那里面的小人儿居然敲了敲糖壳。郑云龙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唯物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看着那长得一副民族大团结的脸的小孩儿从糖壳里走出来,小人儿带了个和《歌剧魅影》很相似的小面具,然后摘下了他的小面具,然后伸出他的手和郑云龙打招呼。

"郑云龙先生你好,我是你的剧迷朋友,我是阿云嘎。"

"嗯……"郑云龙满脑子疑问"你不是个糖吗? "

"准确的来说是个糖人,我要在你家住下了,多多关照啦!"

  阿云嘎费了好大劲给郑云龙抽了张纸,擦了擦郑云龙因为跟自己触碰而沾上糖渍的手,擦不掉,又沾了沾水继续擦,结果自己身上的糖又沾到郑云龙手上。

  郑云龙看了看认真擦着自己手的阿云嘎,默许他住下了,十几厘米的小人儿给自己在茶几上找了个窝,摊了下装糖壳的纸,在自己鞋子上也弄了层塑料纸,才踩上郑云龙的肩膀,怕弄脏郑云龙的西装。不过在后面的日子里证明,老头衫出现的概率要多得多。

  郑云龙去哪儿都得带着阿云嘎,阿云嘎有时候对于郑云龙不带他出去玩儿,想尽了应对措施,比如把自己打湿然后黏在郑云龙的口袋里,郑云龙完全没有想到这奶盖子是个小黏人精。

  当然,郑云龙排练和演出的时候阿云嘎是绝对不会瞎掺和的,就听着郑云龙的歌乖乖地带在小口袋里。遇到郑云龙去小酌,就待在桌边听他们讲故事,要是郑云龙不想喝了还有人执意劝酒,他就跑到人家酒里或者衣服上踩上好几脚,不戴塑料有味道的那种,郑云龙有时候看到他踩,实在憋不住笑,阿云嘎就会奶瞪他,他可不想被人家发现。

  有时候也会乖乖的当个车上的摆件,就站在那儿和其他物件儿别无二致,但会扯起话题硬要和郑云龙聊天,还会讨论要不要去看看《我的遗愿清单》或者《阿尔兹记忆的爱情》,听说男主长得不错。

  阿云嘎作为郑云龙近日的"亲密好友"只有一点不合格,他不喜欢别的女生,特别是眼神含情的女生隔郑云龙过近,起码要相隔一个他自己这么长的距离吧,郑云龙觉得无所谓,还觉得阿云嘎想太多,多次交涉无果。

  这天的自拍几乎脸贴脸,郑云龙喝得晕晕乎乎,阿云嘎又在说这个事儿。

"总有一天我得结婚啊,现在有女生对我有好感也很正常,以后这个家肯定不止你我,会有女主人啊。"郑云龙这时还没有意识到阿云嘎这是醋意。

  阿云嘎突然觉得他的"心"有点累,好像血液都从牛奶味变成了苦咖啡味,"那我走好了"他一个糖坐在鞋架上画圈圈。

  郑云龙没有听到,他睡着了,这晚没有人用和曲别针差不多大小的手臂戳着他,也没有耳边大声地叫声让他回房间,郑云龙在沙发上睡了一夜,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没有那个喜欢盯着他睡觉发呆的小人儿了。

  他以为是幻象,连桌上那个白色的糖壳和塑料纸都不见了,他喊了几声,没有人。

  日子还得接着过。

  郑云龙其实表面上也没多大变化,就是心里缺点儿东西,说不上来。然后,他就开始揣颗糖在口袋里,牛奶巧克力夹心的,阿云嘎说他最喜欢自己黑棕色的那件外套。

  揣着的那颗糖,永远都在保质期,从没有掉过,因为它根本不会像阿云嘎一样自己走掉。

  和女性朋友的合照也隔着十几公分的距离。

  2019年,郑云龙接到《声入人心》的邀请,去推广音乐剧。去试唱的那天,节目组要求他换上了统一的衣服,牛奶糖不在口袋里,他意外的没有心慌。

  他自我介绍完后坐在首席上,从光亮处走出一个男人,和他的奶团子长得要多像有多像,笑起来也是那么奶奶的。

"我叫阿云嘎,是一名音乐剧演员,希望之后大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然后盯着郑云龙,苹果肌不住往上扬。

"老朋友好。"

评论(31)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