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山

成事不足且脾气暴躁。

【云次方】严冬有雪

【我看了很多有雪的故事/等来了一个落雪的长沙/ @不会箍桶 学学我/做个甜崽/被AI搞了的故事/我觉得这篇我还埋了蛮多点的/仔细发现吧/欢迎评论红心蓝手】

  郑云龙其实在和时代接轨的方面一直比别人慢上一拍,AI智能来源道听途说,他只试过一次,它告诉郑云龙,他和阿云嘎是无雪的寒冬。

  郑云龙其实不太相信这些的,事在人为,就和他当初考前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练形体考上北舞一样。

  但这次郑云龙不得不重视起这句话,他和阿云嘎做了九年一个月零五天的好室友好同学好兄弟,在北方以北的北京留了五个冬天,在南方偏北的上海过了三个。

  少年人天真的想法是,只要他在的城市还下雪,关系就不会冷酷到不落雪的寒冬。

就算是克制地拥抱不让嘴唇掠过对方的侧颈。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就算是只能在两个人碰巧在一个城市又没有工作时找个地方吃吃饭喝喝茶。阿云嘎不沾酒。

就算是再思念也不能正大光明地表达,到嘴角变成的那句好久不见。不过两三个月。

  可他们始终是有联系的,不像零度以下不落雪的城市那么死寂,得不到一点天上地下的回音。

 

  第九年,他们在长沙分享一个冬天。

  长沙本就不爱落雪,弧形的场馆显然也不易积雪。只有酒店里巨大的落地窗适合观雪。

  他们两三个月没有见面。郑云龙知道阿云嘎忙着拍戏,比如朋友圈里更新的视频。阿云嘎待在他无比熟悉的草原上。

  《声入人心》节目组找他的时候明确表示了阿云嘎会来,郑云龙也知道长沙在哪儿,这是个不上不下的城市,亚热带季风区,雪不爱来。

  可阿云嘎会来。

  九年后的心境和还未如社会的大学生截然不同,就去看看严寒无雪有多残酷,也好不再为以后恶劣的天气皱眉头,怎么都能熬过去的。

  郑云龙看起来有些不那么好接近。

  阿云嘎逢人便提起的"嘬腮,撩刘海的王子人设"里,多多少少存了点自我的防御机制。

  郑云龙说听阿云嘎的坐上首席,心里也没因此多掀起波澜,他习惯阿云嘎所有的调侃与打趣,不愿去深究有意无意。

  节目组里那个似乎很早就与阿云嘎相识的男孩告诉郑云龙,似乎他来了之后阿云嘎话少了很多。郑云龙没记阿云嘎到底撩了多少又反被撩,他愿意相信那男孩儿的话,何苦找不快。

  郑云龙的房间就在阿云嘎对面,但阿云嘎没来过他的房间也从未邀请自己进去过。但阿云嘎没少拉着郑云龙去别的寝转悠,王晰的、周深李琦的、鞠红川的,都转了个遍。郑云龙其实没熟的时候不太乐意搭腔,阿云嘎知道这一点,并仍然乐此不疲地带他转悠,不熟也熟了。

  没有两个人的独处,除了通向别人房号的那百八十步。

 

  录制第五期的时候,他俩双双落下首席位,阿云嘎的好胜心有多强,别人不知道,郑云龙清楚地很,也知道他付出多少,阿云嘎每一场比赛郑云龙都没落下过。

  阿云嘎说带郑云龙去练替补上场选拔的歌,说他这个钢伴郑云龙凑活着用用。郑云龙其实做好了清唱的准备的,既然多几个和声当伴奏,也没什么不好。

 

  阿云嘎问郑云龙唱什么,郑云龙说《最远的距离》,还告诉他,百度上可能有简谱,自己谱子没带,让他搜搜。

  阿云嘎没拿出手机,回了他一句《恋爱吧人类》里的吧,旋律随着之间的跳动和手掌的跨度倾泻出来,不是简易的和弦,是左右手完美配合,作品的完整演绎,一气呵成的前奏。

  郑云龙的声音融进去,美好得不得了。

  排练的时间并不久,郑云龙一直却被如果换了一首歌,流畅度还会不会和这首歌一样,如果不是,多么自作多情。但他只是把手放到阿云嘎肩上拍了拍,行啊嘎子,钢琴这没少练,阿云嘎没有直面回答他的话,只是说,如果真的在意一件事,就能完成得很好。

  阿云嘎还说,大龙啊,其实我们彼此彼此。

  郑云龙一直没琢磨透那句话。

  竞选替补上场的那一天,阿云嘎唱的《生命的故乡》,没有完整的音乐伴奏,自己上的场,只是简单的和弦。

  郑云龙跟着和,有人拍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跟着唱完了。

  郑云龙的歌完成的很好,伴奏不是阿云嘎。

  阿云嘎期间回了一趟北京,郑云龙没有其他安排就留在了长沙,没有人早上叫早的冬季早晨,这一两个月都没有鲜少有。小群里炸开了锅,王晰问有没有人要带东西,外面真的太冷了。逐渐熟络起来的人不再客气,郑云龙在不属于自己的房间里收获到了早餐。

  郑云龙的音乐播放器记录被翻了出来,是三位数高居首位不下的"Rent"原声带和被告知一天听了很多次的《生命的故乡》。

  阿云嘎回了长沙,带郑云龙出了酒店门,郑云龙吃了这个冬天第一顿饺子,是上次阿云嘎已经和贾凡他们去过的那一家,味道很好,他带郑云龙来尝尝。

  QQ音乐的播放器除非有心设置隐藏模式,全世界都能对你一探究竟。可网易的独立账号不一样,取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关联的ID,逃窜天涯。

  无法避免爱意宣泄于口。

  是郑云龙和阿云嘎的不一样罢了。

  阿云嘎的网易云账号曝露在郑云龙面前,一切都明了,果真彼此彼此罢了。

  正如全场只有郑云龙能轻轻附和的《生命的故乡》,阿云嘎能行云流水的伴奏《最远的距离》变得理所当然。

长沙变得越来越冷,不知道胳膊之间有意无意的撞击会不会带来温度。

反正从酒店大堂走回房间的两个男人,言笑晏晏。

  毫无疑问,分组时阿云嘎第一个选郑云龙,所有人都知道。歌选的是郑云龙的剧《爱上邓丽君》里面的,是14年。那个时段,和三重唱里那个小朋友的年纪差不多,郑云龙过着第一个离开校园束缚的冬天,等着北京的雪。

  刚刚明白爱上的含义就和那人匆匆离别,只剩下以后有机会就聚的承诺。

  现在看来,阿云嘎那时大概也在学着爱上吧。

  这段时间里,很明显一切都发生着变化。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个人出去,就两个人。不打着众人的幌子。阿云嘎去郑云龙的房间,或者反之。聊什么都好,聊音乐,聊电影,聊天地。

  阿云嘎就留在长沙,没去别的地方了。

  《偿还》开始前的一天,一切都很好,其实他们说得没错,只有阿云嘎能接住郑云龙的眼神。 眼内迸发的情感带着十年的热量与重量,袒露全部。

  拿到首席建议的时候,阿云嘎难得失控,几乎以跳的姿态拥向郑云龙,是对自己的肯定,是向世人告知足以相配的最好证明。

  郑云龙倾身到阿云嘎身边,路灯下的人影摇摇晃晃,那天是个雨夹雪的夜晚,手被牵住,然后道别,安于各自床榻。

 

  《歌剧魅影》,郑云龙和阿云嘎一直想做的事儿,这个排名从不会跌出TOP1,完成得有多好,声音有多契合,不足以用语言赘述。

     完美。

    用不着其他人肯定,眼神的沟通已经证明。

  播出那天,恰逢长沙的这个冬天初雪,好久不见的鹅绒落下,有他在的地方怎么可能不落雪。

   云层堆积,雪是其中一部分,是降落下来的馈赠。

   太冷了,这个冬天,双人床不再空旷,枕头没有多一个可以依靠的了,抱抱身边的人吧。

   在这个严寒有雪的日子里。

 

评论(9)

热度(193)